全国人大代表、赣州市市长曾文明:欠发达地区赣州的高质量发展探索

美高梅www.163888.com

2018-10-07

《中国经济周刊》记者王红茹|全国两会现场报道责编:郭芳(本文刊发于《中国经济周刊》2018年第11期)处于追赶方阵的城市,在追求高质量发展的路上,维持相当的增长速度仍然是必要的。

2017年,赣州市GDP总量为2500亿元,增长%;固定资产投资增长%;工业固投增长29%左右;服务业增加值增长12%;农村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增长%。 这5项指标增速均居江西省第一。 但是,作为欠发达城市的市长,全国人大代表、赣州市市长曾文明需要解决的问题仍然棘手。 他接受《中国经济周刊》专访说:赣州发展不平衡不充分的问题比较突出,经济总量不大,新经济发展较慢,创新能力不足;实体经济仍有不少困难,民营经济发展环境有待改善;脱贫攻坚任务十分艰巨。

怎么样在这样的局面下实现高质量发展,对于主政者来说,是一个艰难而极具挑战的任务。 等了10年的瑞梅铁路为何还没动工?要想富,先修路。 今年全国两会期间,曾文明带来的其中一个议案内容,就是恳请国家层面推动瑞梅(赣州瑞金至广东梅州)铁路尽早安排开工建设。 早在2008年,国家《中长期铁路网规划》就将瑞梅铁路定位为促进脱贫攻坚和国土开发铁路,项目贯穿原中央苏区核心地带,途经赣南革命老区的瑞金市、会昌县、安远县、寻乌县和广东梅州市的平远县、梅县区、梅江区等7个县(区),覆盖人口约330万人。

曾文明说,瑞梅铁路是赣南革命老区人民盼望多年的一条扶贫路、致富路。

但这个扶贫开发项目至今没有开工,作为国家十二五铁路发展规划结转项目,该项目已列入国家《中长期铁路网规划》《十三五现代综合交通运输体系发展规划》《铁路十三五发展规划》。 曾文明告诉《中国经济周刊》,我们前期做了很多工作,科研报告都做出来了,但现在涉及到的问题比较复杂。 问题复杂在哪儿呢?最大的争议是按时速160km还是时速200km标准建设。 曾文明介绍说,作为扶贫开发项目,原来的设计方案是时速160km,客货兼运。 但这个项目的设计方案已经过去10年了,我们国家的发展变化这么大,且这条铁路的前端即连接瑞金的前一段是江西省内的城际铁路,时速200km,后端即从梅州一直往下到汕头,也是时速200km,仅中间瑞梅这一段时速160km,跟前后两段的时速都不连接,怎么办?我们跟广东省方面都已达成共识提出希望提高到时速200km。 但中国铁路总公司有不同看法,需要再做研究。 有分析认为,中国铁路总公司需要再研究也可以理解,从中国铁路总公司的角度,这个项目的效益并不太好,一方面因为是贫困地区,经济欠发达;另一方面,时速200km就不再客货兼运了,而铁路赚钱主要靠货运,客运的效益并不理想。 但这一研究,让老区人民陷入了焦虑。 以赣州寻乌县为例,处于赣、闽、粤三省交界的寻乌县至今没有铁路通行,交通成了当地发展的一大瓶颈。 等了10年,寻乌县人还是等不来瑞梅铁路的动工,难免焦虑。

曾文明因此极力呼吁,相关方面加快推进瑞梅铁路前期工作,尽快安排瑞梅铁路项目可研审查,按时速200公里及以上的标准设计建设,并加大对赣南苏区铁路建设资金投入力度,争取2018年底开工建设。

打造乡村振兴的赣州样本不解决交通的瓶颈,发展就举步维艰。

但赣州的欠发达并非是一条铁路就能解决的。

作为全国著名的革命老区、全国较大的集中连片特殊困难地区之一,传统农业大市赣州是典型的发展不平衡不充分地区。 曾文明对《中国经济周刊》坦陈,由于自然、历史等原因,经济发展水平远低于全国平均水平,赣州实现与全国同步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的目标任务十分艰巨。

他因此建议,中央支持赣州创建全国乡村振兴先行试验区,先行探索、积累经验、提供示范,打造乡村振兴的赣州样本。 为什么要提出这个呢?无论是解决贫困问题,还是实现高质量发展,对于赣州来说,这或许都是一个出路。

曾文明进一步分析说,一是赣州是典型的农业大市,全市974万人口中,70%是农村人口,农村土地面积占全市面积的%,农业产值占三产总产值的%,均高于全国平均水平。 二是赣南苏区振兴发展最大的短板在农村,最主要的难点也在农村,全市还有11个贫困县未摘帽、557个贫困村未退出、35万人未脱贫,农业产业基础还比较薄弱,基本公共服务仍有较大缺口,乡村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还比较弱,迫切需要通过乡村振兴补齐这些突出短板。 三是赣州立足自身优势,在推进乡村振兴方面已经做了一些积极探索,有一定的基础和较好条件。

例如,赣南脐橙种植产量高达120万吨,稳居全国同类农产品区域品牌价值榜首。 赣南蔬菜已经通过中欧蔬菜班列,进军国际市场。

毗邻的广东和福建,也为赣州的规模农业提供了广阔的市场。 这些年,赣州在乡村振兴方面的探索已有一定成效。 如果我们再加大力度,这个就很容易实现。 在曾文明看来,赣州是革命老区、贫困地区,支持赣州加大探索创新力度,形成一批可复制、可推广的赣州经验,将为全国革命老区、贫困地区实现乡村振兴提供有益借鉴。 自从乡村振兴战略提出以来,浙江、海南、河南、四川等多省份的一些地区已纷纷提出打造乡村振兴先行试验区,在激烈的竞争中,赣州能否胜出仍未可知。 解决发展不平衡问题需要特殊政策然而,作为欠发达地区的主政者,曾文明希望获取中央政策支持的心情十分迫切。

中国改革开放已经40年,从这40年的经验来看,每一次经济的大跨度发展,都是改革和开放促进的。 曾文明说,在过去这些年,欠发达地区铁路、公路等基础设施落后的问题正在慢慢地解决,但这些地方现在最大的落后是什么?是改革开放还不够,目前这个问题还没有完全解决。 上海、广东这些沿海地区已经非常发达,他很担心,如果革命老区、老少边穷地区的问题不解决好,未来区域之间的差距就会越来越大。

曾文明举例,目前比较发达的沿海地区都布局了自由贸易区,上海甚至已经提出了启动自由贸易港建设,这些地方的开放将更加深入。 而反观赣州这样的老少边穷地区,一不靠港二不靠海,甚至有的地方连铁路都没通(瑞梅铁路就是一个典型),怎么办?我们也要努力争取一些政策,还要落到实地。

在曾文明看来,解决内陆和沿海发展不平衡的问题,需要中央的政策供给,需要研究欠发达地区到底适合什么政策,最后才能达到与沿海地区的平衡。 欠发达地区如果没有特殊的政策支持,不平衡可能还会加重。

赣州这些年的快速发展正是获益于中央政策的支持。 2012年,赣州收到了来自中央的大礼包《国务院关于支持赣南等原中央苏区振兴发展的若干意见》为赣州量身定制了45条、236项系统化的扶持政策,先后有83个国家试点示范事项布局赣州、39个国家部委在赣州对口支援。

这一次,曾文明希望中央再次支持赣州建设全国乡村振兴先行试验区,这将有利于他们统筹各类资源,最大限度地发挥各种支持政策的叠加优势、集成效应。 《中国经济周刊》2018年第11期封面。